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原创】画与花,生命的守护者




琴声不断渲染着天堂,似乎从没间断过。深远、悠扬又夹杂着些许幸福,一个个音符仿佛从纸上跃起,成群结队地跳起舞来,像交响乐一般极富有感染力地安抚着一个又一个哀痛的灵魂。
演奏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陶醉在音乐中,虽然只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他却似乎将心底所有的幸福和怅然都表露在脸上了。手指在钢琴上飞舞着,不断地演奏着他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但钢琴上却一张曲谱也没有,相反,很简单地,上面只有一副油画作品,明亮而简洁,画中的人正是演奏着钢琴曲并且陶醉其中的他。
“你的钢琴弹得越来越动人了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慢慢走过来,温柔地笑着。
“是啊,和从前完全不同,现在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演奏者笑着,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眼帘下垂,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琴声依旧,他不再说话了。




雪轻飘飘地落下,漫舞在大街的各个角落,即使拥有再漂亮的外形,当它碰到地面的那一刹那,也如烟灰般消失不见了。在华丽的步行街中央,设计师放置了一架钢琴,它光滑而发着亮光,从远到近都无不给人一种高贵而珍重的感觉,为熙熙攘攘的街道增添了一道绚丽的色彩。会弹钢琴的人们可以将音乐所带来的悸动继续感染着路过的每个人,因此每当人们疲倦时,或是寂寞时,总会留下脚步,驻足在这里,欣赏着动人的乐符。奇怪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总会有一个男孩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地静静地弹着钢琴,也不说话,似乎也不在思索着什么。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弹着。
他看起来只有16岁那么大,但是技法却比成人还要精湛,演奏曲子却比专业的音乐家还要流畅动人。只要是路过的人们都会停下来双手鼓掌称赞,尽管如此,那男孩的眼中也充满着名为“无动于衷”的感情,深邃而空洞,让人看到后不禁有了一丝丝凉意,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没有人在喝彩一样,又似乎在宣告着他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当人们不停地惊讶着他的精湛手法,不停地询问着他的年龄以及如何练习才会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时,他都只是选择了漠视,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演奏当中。曲子虽然动人,可听起来却是那样婉转凄凉,像是秋风无情地吹落了树叶,什么都没有剩下一样。他的背影显得那么孤独,明明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但却像饱经风霜一般,低着头背负着一切。他独自一人演奏着,即使有再多的观众,他们似乎也无法理解这曲子中的真正悲伤。
一个身着薄层棉袄的女画家经过这里,棕色的贝雷帽戴在她的头上,她微微低着头,看上去已经有40多岁了,但脸上温和的笑容似乎让她变得年轻了许多。轻轻地拿出画板和板凳后,她便坐下来,静静地用笔勾勒起来。天空由天蓝变成昏黄色,随着时间的流逝又渐渐地变为深灰色,华丽喧闹的大街也逐渐宁静下来,琴声终于消失了,现在仿佛世界上只有秒针还在转动着的声音。
男孩准备起身,忽然发现只有一个人仍然在凝视着他。避过画家的视线,他胆怯而又不安,因为本来就不知何去何从,现在被别人注视着就更加不知所措了。他低着头,正想溜走。
“你要去哪里啊?”画家试探着问道。
“……”他依旧无视了她。
“你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对吧?不要这样就消失在黑暗中啊,”画家微微笑着,温柔地说着,“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家么?外面还是会很冷的对吧?”男孩的眼中一下子出现了警惕的目光,犹豫不决,可是当她那温柔的笑容正对着他时,眼神好像直穿他的内心,男孩似乎又有了一丝触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倔强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微微仰起头低声说道:“当真么……麻烦你了。”画家听后,笑容愈加温暖,说着:“回家吧,孩子。”她紧紧握着男孩的手,像带领着她自己的孩子一般,在月光的照射下,两个人一齐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回到家后,打开灯,屋内一下子被照亮,虽然家具和用品都很简洁,有的甚至还缺少着,不过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对于男孩来说,只要有一个温暖的环境也就足够了。在屋内,大大小小的画贴在墙上,还有的立在了桌子旁,一股浓厚的艺术气息油然而生,画里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女孩,是一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孩子。男孩不自觉地感叹着,对那个女孩有了一丝疑惑,不过也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眼神稍稍发亮,越往里走,艺术气息就越浓厚,当他看见一架崭新的钢琴时,一下子发出了惊叹的声音,他瞪大了双眼,像是抚摸宝贝一样轻轻地来回蹭过钢琴的表皮,又慢慢地打开琴盖,双手在琴键上舞动着,动听的曲子瞬间感染了画家。那曲子并没有那么冰冷了,反倒稍稍有些暖意,画家笑着看着他,轻轻说着:“你要是喜欢,每天都可以来弹奏啊。”
画家又想到了什么,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在外面流浪呢?你的妈妈呢?”男孩一听到“妈妈”两个字,眼神就一下子直起来了,惊愕地盯着她,琴声骤然停止。意识到紧张的气氛,画家勉强地转了话题:“啊……抱歉啊,你继续弹奏吧。我去准备一些苹果好了。”
“不必了,不必对我这么好。”男孩有所反抗,还是直接拒绝了。他不明白,对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也许只是仅仅认识了一天的人,为什么要如此温柔,为什么一定要关怀到这种地步,居然连珍贵的钢琴都可以随便碰,这种不安让他充满厌恶,让他担忧。
“这样啊,让你担忧了真是抱歉。”画家不再露出笑容,只是静静地说着,“我也曾失去过宝物呢,现在只剩下我一人了,不被需要了呢。”画家似乎有些抑制不住了,但又使出全身力气给了男孩一个勉强的微笑。男孩意识到每幅画中都有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那个人是不是曾经也有过幸福呢?不得而知……只是听画家长叹一口气,静静说道:“我真的很希望……像你这样的孩子,可以幸福地活着,仅仅而已。诶,早点睡吧,你就去那个隔壁屋就好了。”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画家不再说话了。男孩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有那么一丝孤独,他不知如何描述,只是看着背影渐行渐远,又像是在哪里见到过,是那么熟悉,那么深沉。画家并不知道,在她自己说完希望他幸福后,男孩的眼眶竟会有一丝湿润,他的心在动摇,心中的冰正在被温暖的力量一点一点融化,就连孤独那堵结实的墙壁,似乎也并不是无坚不摧。





一早醒来,洗漱之后,男孩来到大厅就看见画家正拿着水粉上色,她耐心地一点点涂着。走近一看,才发现正是昨天自己正在弹钢琴的景象,可不同的是,她在自己的背后画上了一双有力的翅膀,像要展翅飞翔一般,正演奏出自己的内心之歌。他看呆了,自己从未想过未来,可是看着这幅画,却又是那么渴望未来。“我可以稍微试试画画吗……”小心翼翼地,男孩低声走过来问道。“当然可以啊。”画家握着他的手,教他一点一点用力,并让他练习配色,再自己动手试试。男孩笨手笨脚地画起来,一个不小心就将色彩盘打翻了,颜料沾到了他的鼻子上,使他的脸变得花花一片。画家看到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递过纸来然他擦干净,又责怪他做事粗手粗脚不细心,脸上的笑容是那么自然,是那么灿烂。到底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啊,画家这样想着。而男孩看见了自己的脸,也没能忍住,在画家面前,他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露出了真正的笑容,饱含的正是那种与人相处的快乐和幸福,他小声抱怨着:“不要再笑啦……”可是就连他自己也停不下来,笑自己的笨拙和莽撞。每天都充满笑容,过了几天,男孩开始教画家弹钢琴,因为画家并不识谱,也不太会用十指按键,她皱着眉头抱怨着多么多么难,根本无法学会啊,而男孩却笑着弹奏了一曲贝多芬的《月光曲》以显示自己的才华。相互争执着,相互吵闹着,相互沟通着,似乎离不开了彼此,这不正是一个温暖的家吗?






可是男孩渐渐地发现,其实画家并不富裕,可是自己也不会挣钱,根本无法一直持续下去。他本是希望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其实自己本来也就是不被需要的人了……难道不是么?被妈妈抛弃,只因为自己的另类不同,可好不容易被别人救活了,还想妄想着什么幸福生活呢?还是不要再连累他人了,画家每天要画那么多画,可尽管如此还是无法获得那么多钱,每当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像是被洒了醋一样,酸酸的,非常难受。男孩拿出一张纸,用干净工整地字迹写道:
和您相遇真是我的幸福。本来那一天我是准备去结束生命的,因为我觉得一个被抛弃了的人,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可偏偏在那个时候,您出现了,无私地将我领入了温暖的房中,那时我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关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笑容。看到您的微笑,我第一次觉得可以被别人需要真是太好了,那种感觉很温暖,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对啦,明天是我的生日,感谢您这几天送我的这么大的生日礼物,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的。我啊,是时候该走了,下辈子再见面了。谢谢您。
男孩笑着将写好的信放在桌上,然后轻轻地离开了家。当画家发现这张纸条时,已经晚了,她亲眼看见了那个男孩被货车所撞到,似乎再也起不来了。恐慌、惊心、悲痛……一瞬间所有感情充斥了她的大脑,她无法像平常一样,她不可能再站起来了。流着泪水,她不停地哭泣着,疯狂地哭嚎着。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不知从何方传了过来:“你想穿回到他死之前么?”
“要是真的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回去!我还想将画送给他当作生日礼物。”画家紧紧握住画,生怕被偷了去。
“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无论多少次,他还是会死去。不过……你可以改变的是,他的心境,尽管如此,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你要永远呆在那个瞬间。”
“没问题,只要可以回去。”
“听清楚了,我说的可以永远呆在那个瞬间,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你不知道么?被时空所困,无法出去。”
“我知道啊……可尽管是这样,我还是想拯救他。”画家坚定的眼神发出光芒。
“真的不怕么?!”
“不怕!”
“真是败给你了……我曾问过那么多人,每个人做了后悔的事情都想回到过去,可是倘若真正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却都又退缩了,其实本没有代价,因为你若真正想帮助一个人,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那么……拿好你的画,准备好了么?”
“嗯,带我回到那个时刻,我要送给他。”
睁开眼后,她再一次看到了他,只不过这次是近在咫尺地看着,很快,货车就要撞过来了。“孩子,拿好它。”画家眼中有些湿润,“不要忘记我啊,孩子,十几年后,天堂见。”男孩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朵皱巴巴的野花,将它放在画家的手心中,笑着说:“谢谢您,我活的很快乐。”一声巨响……刚刚的那一幕又重新上演了,不过不同的是,她的心愿也了结了,那男孩再无痛苦。





琴声不断渲染着天堂,似乎从没间断过。深远、悠扬又夹杂着些许幸福,一个个音符仿佛从纸上跃起,成群结队地跳起舞来,像交响乐一般极富有感染力地安抚着一个又一个哀痛的灵魂。
演奏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陶醉在音乐中,虽然只带着浅浅的笑容,但他却似乎将心底所有的幸福和怅然都表露在脸上了。手指在钢琴上飞舞着,不断地演奏着他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但钢琴上却一张曲谱也没有,相反,很简单地,上面只有一副油画作品,明亮而简洁,画中的人正是演奏着钢琴曲并且陶醉其中的他。
“你的钢琴弹得越来越动人了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慢慢走过来,温柔地笑着。
“是啊,和从前完全不同了,话说您在人间的时候活的一定很幸福吧。”男孩笑着,看着老太太满头白发。
“很幸福呢,那个时候能够给你带来快乐真是太好了。”老太太摸了摸男孩的头发,温柔地笑了。
每个孤独的人都需要陪伴,而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候,大概就是被别人所需要了,看着别人快乐,自己也会露出笑容。他们在天堂里笑着,幸福遍布全身,再无悲伤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