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黑研】一份礼物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研磨大四,黑尾工作)
圣诞贺文

“研磨,你相信有圣诞老人嘛?”小时候的黑尾抱着排球,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忽然一个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黑尾的眼睛放大了一倍,“看流星啊,研磨快许愿!”
小研磨依旧低着头玩游戏机,刚抬起头流星便飞逝了,只剩下余光。“流星什么的……就算许愿也不一定会实现吧。”用着懒洋洋的声音淡淡说着,“而且圣诞老人不也是别人编造的吗……怎么会有呢。”
“那么阿黑呢?阿黑相信有圣诞老人吗?”研磨转向黑尾,看他一副认真地许愿的样子,像是有很多愿望想要实现却又不知道选哪个一样,皱起眉头的样子又不禁令他觉得好笑,“阿黑你许的什么愿望啊,流星都飞走了。”
“啊,想来想去终于想好了!许了一个!那就是……”
……



啊,居然会梦到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小时候说的话也早已记不清了……黑尾一下子睁开眼睛,用手揉了揉蓬乱的头发,看着身旁的闹钟显示着“6:00”的字样,又想再躺回温暖的被窝里。拿起手机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列“研磨”的名字,这让睡意朦胧的他一下子清醒起来。即使连最近的通话记录都定格在几个月前,但是看到那两个字心中仍然充满暖意。
角落里的排球好像落上了不少尘土,由明亮的颜色渐渐变得暗淡,衣架上的音驹校服仍然标识着最后的辉煌,仿佛自己与研磨联手打出的扣球还在眼前放映,球场上最有力的击掌和全场的呼喊声似乎又在耳边重新响起。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啊……可无论过了多久,想起往事总能荡漾起他心中的涟漪。仍记得自己在准备去京都的那个晚上,与研磨深拥后便登上飞机,笑着约好了等研磨大学毕业后便在京都定居,自己一定要买一个大房子供两个人住,还忘我的说着各种各样的梦想。可现在不仅工作压力大,而且收入还不是很多。即使有关系不错的同事可以一起约着聚会,但总感觉身边少了些什么,没有从前的快乐和自由。


黑尾看那两个字看得出神,现实又把他从回忆中拉出来。不知道现在那个小懒虫起没起床呢,估计不会,稍微吵一吵也没关系的吧。黑尾坏坏地笑着,轻轻按下与研磨的通话键,过了几秒又马上挂断。本以为会什么事都没有,想着那个小家伙一定又赖在被窝里不想起床,可能还在抱怨着铃声的响起吧。越这么想,黑尾乐的越欢。
但是不到一秒钟,手机就发出了响声,一条短信清晰地出现在上面。
研磨?!黑尾点开短信。
「阿黑我早就醒了,所以想吵我也没有用的。」
噗,真不愧是自己的青梅竹马,黑尾看着短信不禁发出笑声,连自己做事的意图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研磨怎么起那么早?正常来说不应该还像猪一样熟睡吗?」像是听见了研磨抱怨的声音,黑尾似乎又感受到了那时的快乐,平常研磨一定会轻捶着自己的前胸,皱眉的样子更别提有多可爱了。
「阿黑真讨厌。我就是睡不着。」
「研磨现在在大学里一定也有比较好的朋友吧?所以要好好的去生活啦。」
「阿黑真傻。本来不想理你的。」
「但最后还不是没忍住?」
「明明是阿黑你先打扰到我的。不跟阿黑聊天了。哦对了,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今天给你那边寄了东西,晚上就会到。」
「研磨的礼物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学校了。」
「加油哦,新的一天!」
黑尾收拾了一下,随便地关了上门,心情大好地去上班了,仿佛连见到老板的烦恼都显示不见了。


阿黑真是的……还不知道我睡不着的原因么……此时研磨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伸了个懒腰,洗漱完后便穿好了运动服。“叮咚!”门铃响了,快递小哥递给他一个轻质盒子,研磨付了钱后,便在屋中打开试穿。有些麻烦,不过研磨并不介意,他脱下运动服,将红色外套穿在身上,又在镜子面前照了照,顺了顺金色的头发。松松垮垮的大衣使他整体形象都像极了所要扮演的角色,差不多了吧……研磨微微笑了笑,收拾了一下行李,拿着桌子上的机票就出发了。
“妈……我出发了。”
“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这孩子真是无论如何也离不开他呢,心里这么想着,孤爪太太笑了。


一天的忙碌工作终于结束了……黑尾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门前。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家的门没有关上,心中突然冷汗。我不是锁好门了么?这么想着就马上闯进屋中,忽然灯光一下子全亮起来了。眼前的景象令他惊讶不已,说是兴奋也可以,说是激动也绝不为过。
“阿黑圣诞快乐,圣诞老人来给你送礼物了。”依旧是软绵绵的声音,可是在黑尾眼里却是那么动听,那么熟悉,甚至可以说是那么令人心动。“研磨!你怎么会在这里?”黑尾一下子抱住他,由轻轻的拥抱转变为深拥,不断地抚摸着研磨柔软的头发,紧紧的搂着他生怕他离去一般,过了一些时间,黑尾才轻轻贴在他身上,吸取着安心的味道,依旧拥抱着他。
“研磨居然会相信有圣诞老人啊,好像小孩子。”这么说着,黑尾不禁笑出了声。
“我才没有相信呢……还不是都怪阿黑。”
“诶对了,研磨不是说圣诞老人送礼物来了吗,哪里有礼物啊?”
“你……你不是正抱着么……”研磨说话声越来越小,甚至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但每一个字都印在了黑尾心里。“要是不喜欢我就走了……”
黑尾看到研磨的脸越来越红,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坏坏的笑着:“当然喜欢啊!这么珍贵的礼物哪里才有啊。”将脸微微贴近他,感受着他的热度。又将研磨搂在自己怀中,似乎要把这几个月的所有拥抱都还回来。
“阿黑最近过得好吗?什么都不跟我说。”
“过得很好啊,工作顺利。”黑尾附和着笑容,提起这件事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骗人。阿黑大骗子。”
“诶研磨?我没有撒谎啦……!”
“有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说,不要总是一个人承担……我……我也会心疼的。”研磨紧紧握住他的手,凝视着他的眼睛。脸颊的温度越来越高,但是彼此都不愿意讲眼神离开。黑尾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亮光,他什么都没有说,也许是想说的话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更加深深地拥抱着他,感激他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感谢这么久以来一直的陪伴。

“阿黑我困了……”松开后,研磨便到屋中换好衣服,直接躺在床上,连游戏机也没有打开,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看来是真累了呢,就为了过来看我一眼?越这么想,黑尾心中除了开心以外,更多的是心疼。他轻轻的摸了摸研磨的头发,笑着说:“圣诞快乐,晚安啦……”
忽然,手机出现了一条短信,那是孤爪太太发来的。
「铁朗打扰啦。这次研磨无论如何也要做飞机过去啊,一直对着这孩子很不放心呢,中途他还多次迷路了……多亏了好心人他才能顺利到达,不过这孩子在你身边我却很放心呢,感谢你一直的帮助啊。 孤爪上」
黑尾看完后心中又是一声感叹,看着研磨熟睡的面庞,眼神中又露出了溺爱的目光。我啊,不会再让你迷路了,原来我一直以来睡不好都是因为见不到你……现在突然安心了,自恋的想,想必你也是吧?
他笑着给研磨盖好被子,将他搂在怀中,感受着他的呼吸,轻轻拥抱着,关上灯,同他一起入睡了。一定可以睡个好觉吧,晚安,研磨,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呢。变得不一样了。



“研磨,你相信有圣诞老人嘛?”小时候的黑尾抱着排球,躺在草坪上仰望着天空。忽然一个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黑尾的眼睛放大了一倍,“看流星啊,研磨快许愿!”
小研磨依旧低着头玩游戏机,刚抬起头流星便飞逝了,只剩下余光。“流星什么的……就算许愿也不一定会实现吧。”用着懒洋洋的声音淡淡说着,“而且圣诞老人不也是别人编造的吗……怎么会有呢。”
“那么阿黑呢?阿黑相信有圣诞老人吗?”研磨转向黑尾,看他一副认真地许愿的样子,像是有很多愿望想要实现却又不知道选哪个一样,皱起眉头的样子又不禁令他觉得好笑,“阿黑你许的什么愿望啊,流星都飞走了。”
“啊,想来想去终于想好了!许了一个!我希望圣诞老人把世上最珍贵的东西送给我!”

看来已经实现了呢。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希望黑研永远幸福,也希望你永远幸福,圣诞快乐!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