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黑研】遗忘曲线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


“研磨,快去练球啊,不要老是粘着这家伙行吗……”夜久一脸无奈。
“你是……?”研磨紧紧拽着黑尾的上衣,稍微探出个头来。
“噗,夜久也有今天啊,被忘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你个鸡冠头少得意了!不定什么时候研磨就会把你也忘了。”


刚才还有的得意转瞬即逝,黑尾一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就浑身发冷汗。

最近研磨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其实也并没有多奇怪,简单地说就是隔几天便会遗忘一个人。先是列夫,再是阿虎,再这么下去整个音驹队都快要遗忘了,可令人奇怪的是,无论研磨忘记了多少人,他都不曾忘记阿黑。

“阿黑,这个要怎么用……”研磨指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勺子说着。
黑尾差点没把饭喷出来:“研磨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嗯……阿黑喂我。”
“诶?研磨前辈我来喂你吧!”列夫一下子跑到研磨面前。
“不要。我就要阿黑喂。还有你是谁来着……?”
看着研磨瞪大的猫眼,由于怕生而紧紧缠住黑尾的手臂,列夫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小声嘟囔着:“真是的!只有黑尾前辈还被记得!”

黑尾内心当然是无比愉悦的,啊,要是一直这样子也不错啊。不对,怎么能让研磨一直失忆呢……比起研磨忘记自己,现在更可怕的便是研磨几乎无时不刻都要黏在黑尾身边。


“阿黑……”
“阿黑我也要去……”
“研磨你在外面等着,我一会就出来好不好?”
“阿黑不要我了吗……”说着便将袖子拽得更紧了。
“我只是去上个厕所啊……没事的研磨。”黑尾有些无奈。
“可是我要是忘记了阿黑怎么办……”看着研磨低下的头,头发挡住了脸颊,什么表情都看不到。
“不会的,就算研磨忘记我,我也会陪着你的噢。”伸手将研磨搂在怀中,感知到怀里的人在颤抖,黑尾就更加心疼了,轻轻用手抚摸起来。


过了几天,为了帮助研磨考试,黑尾决定去幼驯染家当家庭教师。

原来没有仔细注意过,低下头来看,忽然发现研磨头上多了一些头皮屑,甚至比前几天的来要多。一向爱干净的研磨,只要是打完球后就必定会去冲澡,可现在却有这么多的头皮屑实在是解释不通。

黑尾看着研磨打开笔记本,原本疑惑的大脑,现在就更加迷茫了。笔记本上只写着「黑尾铁朗」四个字,连研磨名字中的任何一字都没有。可是我不记得曾经把笔记本借给过研磨啊,况且那并不是我的字体,而是研磨的。

带着诸多疑惑,黑尾终于开口了:“研磨,你多久没洗澡了?”
对方听到后一惊,随后又淡淡地说道:“几天而已。”
“可平时你不是要天天冲澡吗?”没等研磨反应过来,黑尾一把抓过他的手臂,将袖子往上撸起来。他瞬间了然了。
看着研磨的手臂上写满了「黑尾铁朗」四个字,还有阿黑最具有特点的样子,包括性格和爱好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些都一字不落地呈现在眼前。

惊愕,诧异,但更多的是感动。半响,黑尾才缓缓开口:“因为这些吗……”
“没错……阿黑真是太讨厌了。”
研磨鼓起腮帮,脸上渐渐红润起来,那样子可爱极了。黑尾想笑却又笑不出来。那种名为心酸的感情油然而生。

“那研磨我问你,这本上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啊?”
“怕忘记,所以写上了你的名字。”
“那你的名字呢?”
“早忘记怎么写了……”
“你最近没怎么玩游戏机啊,是因为快考试了吗?”
“那是什么?很好玩吗?”
黑尾不甘心,继续问道。
“那苹果派呢!你最爱的苹果派。”
“很好吃吗?如果好吃的话以后可以一起去吃哦。”

看来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黑尾有些难过,可即使这样,研磨也从没忘记自己,准确的说研磨是在努力不去忘记自己。

站起身来,黑尾紧紧搂住研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将千言万语赋予在拥抱当中,融化在心里。

「即使你忘记我,我也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啊,所以还在难过什么」

「可是无论忘记了多少东西,我都不想忘记你。」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