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黑研】弱小的一面,真实的你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


不知道自己走在何处,像是医院一样,冰冷的气息从白色的墙面中透露出来,无论是谁经过这里都会感到强烈的凉意。

好像什么时候来过这里啊?为什么会有哭声呢……研磨走到拐角处,看见一个七岁样子的小男孩坐在椅子上抹着泪水,他的发型像极了鸡冠头,一下子不由得联想到那家伙,心脏忽然地猛烈跳动了几下。

出于好奇,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太像阿黑了,研磨走到他旁边坐下,看见手术室的红灯亮起来时,男孩的哭声也悄悄强烈了一些。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哭呢……”难得研磨先开口,当然语气十分平淡。
那孩子转过头来,带着稍微惊恐的目光看向他,随后又惊讶起来:“好奇怪啊……你为什么和研磨长得一模一样?”
“噗。”果然没有猜错,那孩子还真是小时候的阿黑啊,研磨轻声笑了下。不过我为什么会见到小阿黑呢,不明白。那手术室中的人又会是谁呢。

“不过你为什么要哭呢?”研磨静静地问着,渴望听小阿黑说些什么他曾不知道的事。

“研磨他出车祸了……都怪我没有好好拦住他。都怪我!”小阿黑更加皱紧眉头了,眼泪似乎又在不争气地落下,“有时候我在想,研磨真的需要我吗……感觉即使不用我照顾,他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好好的……”
「才不是这样哦」研磨在心中想着。

“每次找他玩都感觉打扰到他玩游戏了,他看起来并不开心……可是我真的很想找他打排球。”
「虽然的确被打扰到了,可是看到阿黑总是在乎自己还是很开心」

“总觉得自己会给研磨带来麻烦,他并不想引人注目,可我总喜欢拉着他带到人群中,这样做他会很困扰吧。”
「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感到了不同于游戏的快乐」

“果然自己还是研磨的负担吧,根本保护不好他,也许他并不需要自己,只是我多管闲事罢了,难道不是吗?”
「才不是啊,只要是阿黑,无论带我去哪里我都会很快乐,前提是“只要是阿黑”,没错,只要是阿黑」

研磨忽然握住了他的手,他看见小阿黑的眼神暗淡,甚至还有些自卑,原来阿黑还有这样的一面啊……不为人知的,弱小的一面。平常是孩子王,总是在照顾我。不知不觉中便养成了「什么事情都由我来承担吧」的性格,默默撑起一切。阿黑,这样子很累吧?研磨忍不住又轻轻摸了下他的头发,说着:“阿黑,研磨他真的很需要你哦,比任何任何人都还要需要。”
小阿黑眼神忽然亮了起来:“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阿黑。”
就在那一刹那,手术室门打开了,小阿黑赶快跑过去,之后再发生什么,便不记得了。



“研磨!研磨!你终于醒了啊。”眼前呈现的是比刚才看到的要大好几倍的阿黑,准确的说这就是阿黑。
“诶?阿黑?你为什么在我家啊……”研磨无气力地说着。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啊
“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担心死了,所以就赶过来了。你怎么会突然发烧啊,真是,快点把这个药吃了。”黑尾冲好药剂后,又轻轻地吹了下,“都怪我平时没有照顾好。”
这一幕似乎在哪里见过,“阿黑又开始自己承担责任了。”研磨说着,直接倒在黑尾怀中,懒懒的说着,“阿黑没有错哦,让你操心了。”又在他怀里蹭蹭,像在撒娇一般。
“研磨啊,你在玩火吗?”黑尾笑着,将药一口气倒在自己嘴中,一下子吻住研磨,嘴唇紧紧碰在一起,让研磨喝下去。
“唔……”等研磨反应过来,已经晕的不行了。
“阿黑好坏。”研磨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如果我不这么做,你肯定不会吃药的吧?”
“诶……阿黑你怎么知道。”
“噗,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啊,所以最了解你的一举一动了,不必掩饰,不必隐瞒,喜欢着你最真实的一面。」

End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