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黑研】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在交往)

最近研磨心情好像不太好,虽说表情和平时差不太多,依旧是低着头玩游戏,但是只要了解他的人就一定会发觉,他的眉间稍稍紧皱,似乎有些不安,又像在对什么表达着不满。

但研磨始终不肯向任何人说。

————放学后————


“研磨啊,为什么你最近总是皱着个脸,很难看哦。”黑尾噗嗤笑出了声,看着研磨渐渐由平和转为捎带怒色的脸颊,不禁用手轻轻捏了捏,“真软啊。”
“不告诉你。还有……阿黑不要捏我脸……”试图阻止黑尾,用摸头杀来还击,然而即使踮起脚尖也还是够不到黑尾身高的三分之二,这让研磨的恼怒又多了几分,小脸儿鼓得更圆了,表情非常丰富。
“噗,这样就可以了。”黑尾双手环住研磨,一把将他抱起,将脸贴在他的脖颈处,缓缓蹭了蹭他的头发,瞬间给了他不一样的温度。被抱起来的人因为怕摔,紧紧搂住他,又因这不知名的温度而感到安心,用手轻轻抚了抚蓬松柔软的黑发,然后将全身的力气趴在黑尾身上,似乎所有骨头在同一时刻消失,陷入不可名状的温暖当中。
“现在呢?研磨大人肯不肯告诉我你的烦恼呢?给你买一个苹果派还不行吗。”黑尾带着标志性的坏笑,像是在挑逗似地问着,轻轻在研磨耳边吹着气,暖暖的,痒痒的,弄得研磨有些迷糊而又不失温暖和舒服。
“才一个苹果派……”
“那就……两个!”
“才两个……”
“那就……三个!”
“才三个……”
“喂……研磨不要太得寸进尺啊!”
“不是阿黑非要想知道的吗。”研磨有些不满地撅噘嘴,“那就不告诉你了。”
“诶诶??别啊,我听你的就好了——研磨大人。”



不久后,研磨终于满意地吃上了第一个心爱的苹果派,剩下的一大堆苹果派全部都在黑尾手上的袋子中,黑尾有些心疼地将找回的钱装进钱包中,默默地数着钱数,脸上尽是无奈。
但看到研磨小口小口吃苹果派的样子,「可爱」两个字又在他心中萌发出来,不自觉地就想去触碰他。研磨总是那么可爱,像小猫一样懒散、高傲,但有时却又是那么粘人,那样惹人怜爱,从小对他就如珍品一般,生怕任何人碰坏了他。


即使他们现在是恋人,可黑尾显得心中更是没底儿,准确的说是不安,他不确定研磨到底是不是真正会去关注他,还是只因为他的表白才勉强答应。因此才会做那个恶作剧,黑尾将一个贴着爱心、上面还写着「黑尾君收」字样的情书,偷偷找人放在了研磨的书包中,想看看研磨会有怎样的反应,但他却不敢确定,现在研磨所有的感情波动,都是源于他。

无论研磨做什么,他的一举一动,或是一个淡淡的微笑,又或是一个因不愉快而皱眉头的表情,都能牵动着黑尾的心,从小便如此,永远也不可能改变。



大街上红灯绿灯相互交错,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嘻笑着的孩子将夜晚的寂静打破,小吃店也都亮着灯,为夜市又增添了一份色彩。


不知不觉中,雨滴滴在研磨的鼻子上,稀疏的小雨渐渐转变成倾盆而下的大雨,路上的行人纷纷披着大衣一路小跑回家了。
“啊……下雨了呢,阿黑……我去旁边的便利店看看有没有雨伞。”话语中丝毫没有透露出焦急,如计划一般,研磨快速小步地跑开,也不知跑向何处,拐过十字路口后便开始漫无目的地跑起来,最后找到了一个无人发现的角落,偷偷地躲起来。


雨依旧在下着,湿润着研磨的头发,使它和头皮紧紧黏在一起,研磨不喜欢这种感觉,可是,一切难道不都是自己自作自受么?

为什么要逃跑呢……为什么要装作迷路的样子呢……阿黑,他会来找我吗?雨那么大,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还在外面的话会被淋湿的吧?……

研磨越这么想着,脑子越迷糊,微微地合上了双眼。

“喂!研磨!别在这里睡觉啊?知不知道这样会感冒的?”“嗯?阿黑你来啦……”在看到黑尾的时候,明白心意得到肯定,研磨心中忽然很安心。然而看到黑尾的头发已经湿透了,而且因为雨水的冲刷,衣服都紧紧贴在身子上,又觉得十分愧疚。研磨低着头小声说着:“对不起……阿黑。”黑尾紧紧抱住研磨,握住他冰凉的小手,想给予他更多的温暖。笨蛋,大笨蛋,你觉得我会把你放着不管吗?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


“明明研磨你自己也淋成了一个落汤鸡,还要给我道歉?以后不许这么任性了。”给孤爪太太打过电话后,黑尾便将研磨抱回了自己的家中。
——————————


“研磨小傻瓜,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了吗?”黑尾看着躺在自家床上,毫无防备的研磨,又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像是在安慰一般,让他感到安心。

“不知道是谁,把给阿黑的情书放在我的桌子上了,很不安……”黑尾似乎能感受到研磨再说最后三个字时,嘴唇正在颤抖着。他轻轻吻住研磨的嘴唇,轻轻的,十分温柔,却又不失温暖,然后又慢慢加深。
“我在呢。”
“嗯。”随后研磨又往黑尾怀里蹭了蹭,安心又温暖,使他不想离开,紧紧搂住他,生怕下一秒就会离开。


“哦,对了,阿黑我给你看一下那封情书。”
“诶??不用啦不用啦!反正我又不看。”黑尾拼命掩饰,想尽办法说服他,而研磨总觉得不给阿黑太说不过去了,于是硬要找出来。

完了,上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耍研磨了。真的,我保证——

上帝:我没听见。

然而好像并没有用了。
「为黑尾君默哀」


正当研磨仔细端详写封信的信封时,几个熟悉的大字「黑尾君收」映入眼帘。
怎么?怎么字体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
3……
2……
1……
黑尾敏锐地察觉到研磨周围冒着一起黑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研磨你听我解释啊……”
“果然是阿黑你……我就知道。”
“啊研磨大人我再也不敢了!……”
依旧是平静的语气,但却多了几分敌意。研磨将床上的被子紧紧裹住自己,背对着黑尾,无视他的所有表情,黑尾见状,更是不屈不挠,他也跳上床,一个劲儿抱住研磨。
“坏阿黑,放开我……”
“不嘛,最喜欢研磨了!”
“我讨厌阿黑。”
“别啊……给你买两个苹果派!”
“就是四个也不行了。”
“研磨大人我错了还不行吗……”


无视黑尾,研磨背对着他开始玩起了游戏机。于是剩下几个小时里,都只有黑尾的哭嚎回响在空中,永不散去。


——————end ————
XD (为老黑默哀hhhhh)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