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黑研】注视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请允许我让他们相遇稍微晚一些……但不会太晚,依然是幼驯染(求不打))

(我为自己的不认真而道歉,所以又重新发了一遍,谢谢大家)



*
大概从会写小文段开始,研磨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那还是国小的时候。

但日记大多记的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小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同样也没有什么特别难过的事。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每一天。有时遇到了稍微令人愉悦的事情,便会用灰色的笔画上一些东西,如果遇到了稍微沮丧的事情,便会什么都不写,留下空白。

不过好像,日记本上从未出现过色彩。

“啊啦,研磨回来了,今天过得怎么样?有和小朋友们好好相处吗?”
“嗯,还可以。”
低着头,简单地回答了几句,研磨就回到自己的屋中。
其实对于自己来说,每一天都是一模一样的,毫无波澜。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每天都会挂着笑脸,管爸爸妈妈撒娇要些什么新玩具。自己只会躲在角落里,就算是在班上也是默默无闻地玩游戏。所以,每当妈妈问起来玩得开不开心的时候,就只能用这样的话语来敷衍了。


窗外,樱花从树上飘落,零零散散,像春天赐予大地的花雨,与风儿混为一体,形成最美的舞姿。
然而研磨看了这些也丝毫提不起劲来,撸起裤腿,轻轻碰了碰自己的伤口。

“疼……”
今天又出现了新的伤口,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无非是在大家都欢笑的时候,自己不出声,既不迎合,也不疏远,距离恰到好处。不过对于其他孩子来说,他们认为这是研磨在无视别人,不把别人当作朋友,不过,本来就不是朋友嘛。

“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玩儿?”一个稍微强壮的孩子瞪大圆眼看着研磨。
“就是就是,能不能不要这么高高在上?”另一个孩子也走过来。

研磨慢慢向后退着,已经顾不得游戏的输赢,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拖着小小的身子,转身就要离开。

我并没有瞧不起任何人,只是从来没有主动去交朋友。研磨这么想着,先是小步走起来,后来又加速跑起来。

“不要跑!”几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围住研磨,拎起他又向前推去,即使是小孩子,可对于研磨来说力气也足够大了。他的腿轻轻蹭过地面,划出了不小的口子,身子又向前倾去,只用双手勉勉强强地撑住身子,没有让脸划伤。

“走吧走吧!”
“就是就是!下次别再看见他了。”
几个孩子就这样离去,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当然研磨也是,他没有哭,没有抱怨,内心充斥的丰富情感从来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过。
周围有少数的孩子在围观,多半在笑,又或是在议论着什么,可唯独好像看到了一双不同的眼睛,充斥着与其他人都不一样的内容。
那是除了嘲笑和厌恶以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情的眼神,有些温暖,又有些同情和怜爱。但并不是大人,这让研磨有些惊奇。

奇怪,是谁?
谁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可当研磨再仔细去看时,那个眼神慌慌张张地躲开了,好像不敢看自己,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在了。


回忆起今天所有的经历,研磨稍微叹了口气,放下裤腿,整理了下书包,拿出日记本。

「今天依然是很平凡的一天……」顿了顿笔,继续往下写。「也不能说平凡……只是,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很强吗?」

「我不过是不太爱说话罢了,而且从未和任何人主动交流。」

「啊,真是烦躁,那群拥有着肌肉的没头脑的男生怎么不去招惹老师呢,可恶,还有,游戏又输了。」
想着想着,本来就烦恼不已的研磨,心情就更加焦躁了。他真是不明白,明明都是同样的人,为什么遭遇会如此不同。
撕下那页日记,把它皱成一团纸,研磨想都不想直接扔到地上。

“啊……”
似乎在为研磨的举动而感到有些惊讶,一个声音从窗外不小心发出来,因为屋子本身就十分安静,这一点点声音,就像是树叶随风吹落时,即使再小也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谁在那里?”
研磨向窗户那边走去,被听到声音的人好像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仿佛很怕被找出来,离开时不留下任何痕迹,也许离开了,也许是藏起来了。
现在奇怪的人怎么这么多啊……

研磨打算直接把窗户关上就好了,这样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奇怪的人会进来。
低下头来时,忽然看到两个崭新的创可贴正好放在了窗户上,它旁边还有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让你受伤了,还疼吗?」几个字。
字写的稍微有些歪斜,一个孩子的稚嫩完全可以从字上透露出来。

惊讶,不如说更多的是惊喜。
从前的自己,平平淡淡,对任何事物都不是特别感兴趣,就算是玩游戏机也只是为了消磨时光,情绪也不会总是波动。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除了家人以外的人关心,但却猜不到到底是谁。如果是那些欺负他的家伙特意来道歉,那也实在是说不通,但如果不是他们,那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可是无论是谁,在学校也跟自己都不熟。想来想去,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

嘛,算了,研磨微微笑了,将创口贴贴在自己的伤口处。
“谢谢你。”
用不大的声音轻轻道谢着,虽然声音小,但如果那个人还在外面,想必也会听的一清二楚。
没有反应。

看来是走了……似乎有些失望,这应该是研磨除了玩游戏输掉外第一次感到失望吧。
回到书桌前,研磨又翻开日记本,想记录下曾经所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不知为什么,窗户上突然多了两个创口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真的有些开心。」
「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过想来想去,会不会是今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家伙呢?因为那家伙应该不是坏人。还有些蠢……」
写着写着,研磨突然有些笑出了声,他用红色的笔在日记本上画了一个笑脸。

这大概是日记本上的第一抹色彩,第一次印上红色,表达着温暖和火热,使他寒冷的心也稍稍有些暖意了。

不过,研磨大概不会想到,只因为他那一句小声的“谢谢你”,有一个人,心在一直猛烈地跳动着,被莫名的感情包围。

你能够快乐一点,真是太好了。





*
“碰!”又是球撞到头的声音。
“啊啊啊!不行再来!”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球的撞头声和不满的抱怨声从未停过。
公园里的孩子纷纷散去,只剩一个总是明知被球却依然不肯放手的孩子。

“碰!”球撞到了树上。
“碰!”球又从椅子上弹飞。
“碰!”球直接滚出场地。
反反复复,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每次都会去模仿电视上的招数,但也依旧没有成功。
不行!再来!不行!再来!不行!再来!
他总是这样在心底嚷着,可是在没有人协助的情况下,他自己也是无法完成难度较高的动作的。在学校里,无论是在老师还是在同学中,他的人气都是那么高,像是和每一个人都能够融洽相处。
但是真正能够明白他的爱好和目标的人却少之又少,大多数孩子只是同大家一起热闹聊天时才会去凑过那么几句。对于他来说,深交的人应该说是不存在的,准确的说,也许是还没有遇到。

没错,他很强大,可以包容下一切,不过人都会怕生,可是尽管如此,他依旧会展现出自己最自信的一面,黑尾铁朗大概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是就算是再强大的人也会有失意的时候,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呢。

黑尾静静地坐在公园里的小长凳上,把头埋在腿间,不去管飞出去的排球,也不打算再想其他的烦恼。



“要赶快回家了……不然妈妈该着急了。”研磨一路小跑前进,没注意突然滚出了一个排球。
“啊……”正中研磨脚底,他没有站稳,直接摔到处倒在地上,“疼……”
黑尾一听有人在说话,听声音应该和他的年龄差不多大,而且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转身跑向声音原处。

“啊……十分抱歉!”
看见面前倒在地上的一小团儿,黑尾轻轻拉着他的手,慢慢扶他起来,又帮他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等研磨抬起头来时,黑尾看清楚了他的样子,才将大大的嘴巴张成“O”字形,以示自己的惊讶,“原来是你啊!”

“啊……我们认识吗……”研磨发出软软的声音。
看着他呆呆的,还有些畏怯的样子,谨慎地瞅着自己,黑尾不自觉地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希望他能够安心:“什么事都没有啦!别害怕啊。”

以上的温柔和淡定——黑尾绝对是装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黑尾的内心是:啊!我终于见到他了!啊!

这绝不是夸大,或是开玩笑。

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刚刚上国小的时候,黑尾就注意到了,一直一直,到现在也依旧如此。
因为两人离家比较近,所以每天早上黑尾都会注意到研磨。他真的总是一个人呢,无论是上下学,还是在学校吃午饭,又或是参加什么活动和比赛,其他人总是有很多好朋友,两三成堆一起走,而他呢,什么都没有。

甚至,有时候还被别人欺负,就因为不合群吗?
黑尾想不通,甚至还有些替他愤怒。明明那么可爱,既不会做坏事,又不会说谎话,静静地,感觉难以接近,但是一定是个不错的人。

没错,就是上次,黑尾偶然间看到了几个人一起围住研磨的场景,本来想上前直接把那些人推开,可是当时居然有些犹豫不决,最后研磨已经摔倒后,自己才知道他已经受伤了,可是想帮助他却没有办法。

是啊,晚了,只好怯弱地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但是当研磨回看他时,他却又慌慌张张地躲开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好,后来想来想去,终于偷偷地溜出自己家,将两个崭新的创口贴放在研磨家的窗户上,还把皱皱巴巴的纸条放在旁边,只希望他能够稍稍地快乐一些,因为他看起来太寂寞了,而且很需要陪伴。

所以我来了。

的确,自己一直在注视着研磨。

一直一直。

可是却从来没有有勇气去主动找他说话。

为什么呢?明明自己和任何人都可以搭上话,而且可以聊上很长时间。可为什么偏偏该对研磨说话时,自己却又想去退缩。


现在研磨就站在自己面前,平常看似不可触及的他现在就在眼前,而他马上便要离去了。
“谢谢你……”研磨回忆起刚刚被扶起来的情形小声道谢。

真的快要走了,黑尾你不打算让孤独从他身上离去吗?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不!等等!
没能喊出声音。
不!等等!
还是没能喊出声音。

“抱歉等一下!”黑尾终于发出声来,刚刚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无法自由地说出口,“你是叫研磨吧!我叫黑尾铁朗!”
研磨被这一声猛的叫喊吓了一跳,呆呆地回头看他。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打排球吗!你来托球就好,我负责扣球!”
黑尾笑着把球递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哦!”


朋友?
对于研磨来说,这个词既熟悉又陌生,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呢?还是说从未听到过呢。研磨愣了愣神儿,本想说不想让妈妈等的太急,可是他面对黑尾爽朗的笑容却无法拒绝。
看得入迷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啊……那……叫你阿黑可以吗?”
“嗯嗯!乖!”黑尾又用手揉了揉研磨的头发,看见他稍微皱了皱眉头,却又不禁笑得更欢了。


从此,黑尾总会拉着研磨无时不刻地练球,哪怕研磨不是很愿意,他依旧希望研磨能够配合他,一到周末便会窜到研磨家中,一起看新的排球技能,然后又要继续催促他出去练习。除此之外,连对方的弱点也越来越熟悉了。
每当打闪的时候,看着研磨的小身子一直在颤抖,他便会用自己不是很高大的身体,去拥住他,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又一直在研磨耳边轻轻说道:“没关系的!以后就由我来保护研磨了!”
童言无忌。
但研磨却一直把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向黑尾的怀里蹭蹭,索求温暖。
“要是阿黑反悔了怎么办。”
“不会的!”
“如果反悔了呢。”
“那我就永远永远不碰排球!总可以了吧!”
研磨听到这句话突然安心下来,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黑尾了呢。那家伙怎么可能舍弃排球啊,当自己这么问的时候,他却可以那么果断地承诺出来,不假思索,这让研磨非常非常开心,比他拿到新的游戏机还要快乐。
“阿黑最好了。”说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黑尾听到后更加抱紧研磨,除了抱紧,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研磨的日记本上每天都会多出一抹色彩,从国小到国中,由原来的灰白,变得越来越缤纷多彩,那些都是什么颜色呢?
是非常非常温暖的颜色哦。

「今天阿黑为了捡球又一不小心撞到小树丛里去了,好蠢啊,但还是没笑出来,因为看起来好疼。」

「诶?为什么最近阿黑总是对一个女生那么好啊?特意不理他,居然还没有来找我。」

「阿黑今天居然因为没有扣好球而泄气了,很意外,不过阿黑再多练习一定会更棒的,如果是阿黑的话,一定没问题的,然后他当场就抱住了我,别人看到我会觉得很尴尬。」

「不过真的很开心,我,果然最最喜欢阿黑了。没错最最喜欢,天下第一喜欢。这些要是被他看到就不妙了……反正我不会说。」


以防万一,研磨将日记本藏在了家里非常隐秘的地方,是一个其他人都不易发现的角落。

然而没过几天,他突然发现不见了,急急忙忙地先去问了妈妈,妈妈并不知道日记本到底在哪里,又赶快去找到了阿黑,因为除了阿黑他再也想不到任何一个人了。

“啊……日记本?那种东西我没有拿过啊。”
黑尾一脸无辜地看着研磨,举起双手证明自己的清白。
“真的?”研磨仔细地看着黑尾的眼睛。
“真的啦!我怎么会骗研磨呢。”
因为彼此信任的缘故,研磨便没有再追究下去,只是他一定不知道,自从上次从研磨家回来后,黑尾就一直处于神经兴奋疯狂状态,黑尾太太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笑的说不出话,后来才稍微敷衍了几句:“没事没事儿!”

原来研磨真的是一直都超喜欢我啊……

连他自己也不敢确定,知道看了日记本不下十遍,才真正明白了研磨对自己的感情。

是啊。
我一直一直注视着你,从很久很久之前,观察着你的每一个动作,明白你的每一个细小的心情。
你也如此。

遇见你真是太好了,研磨,我喜欢你。
你也要一直喜欢我啊。

End ——————



Ps:我我我!真的好喜欢幼驯染啊啊啊w而且黑研这么暖www 有时候真想自己一把搂过研磨,然后对老黑说他是我的啦hhh开玩笑的了,感谢观看!因为好喜欢小时候的那种感觉,所以忍不住就写了w(好久没有写这么长的文章了……虽然很累,但是超级开心啊,明儿还要上课……晚安各位小天使)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