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朱竹

阳炎/排球/刀男
这里子鱼
☆kano/孤爪研磨/加州清光
★cp:阳炎双k/黑研/冲田组(安清 清安)沉迷刀音
☆唱见灯油/镜音/佐藤流司love/牙医
微博@鹿野家de子鱼酱

高三闭关 艺考高考很忙orz

【HQ /黑研】分手游戏



*黑尾铁朗×孤爪研磨(在交往中)
*HE HE HE 重三orz
*最后祝食用愉快ww




■ “研磨,你和黑尾那家伙吵架了?”

夜久看着平常几乎一到休息时刻就会被黑尾粘着,连擦汗的毛巾都可以和黑尾用同一个的研磨,诧异地问着。

“啊……有吗?我们只是在玩一个游戏。”

“游戏?什么游戏?”

“分手游戏。”研磨一字一句没有感情地说着,“规则很简单,先找对方说话的人输,主动抱对方的人输,还有就是先给对方发短信的人输。而且……这些都是阿黑先提出的。”

研磨的眼神暗淡了一秒钟,但又转瞬即逝:“没什么的。”


“噗,黑尾那家伙先提出的?”夜久不禁笑着指了指看似是在和教练说话,却不时往这边瞟还皱着眉头的黑尾,“为什么我感觉是你提出来的……那家伙看见咱俩谈话简直就是一脸青筋。”

“可恶啊,夜久不要离他这么近。”冒着黑烟的黑尾不断小声嘀咕着。啊,气势吓人。

“黑尾前辈……你没事吧?”列夫随他的目光向夜久前辈的方向望去,小心地问道。

“不不不,没事,我只是咬到舌头了。”


那纠结的表情像极了吃不到秋刀鱼的大猫啊。夜久在心里感叹道。


“是吗?”
听到这话,研磨嘴唇稍稍动了一下。



“夜久前辈!!该回来训练啦!”列夫两手都抱着排球很快跑到跟前,连头上的汗水都像是宣告着自己多么多么努力练球,是不是该受到夜久前辈的表扬什么的。

“喂,列夫!你还不快去训练,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催我了啊?”

“夜久前辈明明那么矮,还那么凶唔,你看看黑尾前辈,刚刚还一直注视着研磨前辈啦,多温柔呜呜呜。”
列夫简直比小孩子还小孩子,双手搂住夜久的胳膊不肯放开。

“你再闹我就动手了啊?快走快走。”
无奈之下,只好拖着列夫离开。

研磨虽然一直在旁观,但是话语可是一字一句印在了他的脑里。

噗,我就知道,阿黑喜欢偷窥别人的习惯是不会变的。


“研磨啊,”临上场前,夜久停住脚步,“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是吗?没有哦。”





■ 所以说这个游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不不,先不说游戏了吧,和阿黑之间的僵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还记得一周前,听完黑尾热情告白后,研磨小声回应着心里话,两人都互相诉说了心中的感情。黑尾一激动就将研磨按公主抱抱起搂在他的怀里,本来研磨就是不爱张扬的人,这一下弄的他心跳更快了,简直要炸出来了。

“阿黑,快放我下来啊。这样子好丢人。”

“研磨害羞了?”黑尾将脸贴近研磨的脸,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呼吸,热气打在脸上。

“没有……”研磨只觉得心跳都要蹦出来了,有些难受,他不想被阿黑发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但又舍不得离开只属于他的温暖的怀抱。

黑尾看出了研磨的不适,把他抱下来,和研磨十指相扣,牵着他的手,慢慢走在无名的小路上。

手被牵着,暖暖的,像游戏机发烫时的温度一样,哦不,这是阿黑的温度。感觉自己要沦陷了一般。

“阿黑我饿了。”研磨睁大猫眼盯着黑尾,像是在撒娇一般。

“是吗?那一会就去买苹果派吧,但是不能多吃。”宠溺地看着眼前的恋人,黑尾又重新为他围好围巾,双手十指相扣,关心的话也不绝于耳,这让一旁的恋人觉得他就像老妈子一样,还是个可爱的年轻老妈子。




本来一切依旧,可不知为何,这一周研磨就好像在躲避着自己一样。

放了学直接去班里找他,结果同班同学说他早已回家了,连排球训练都不参加了。

早上本来想去叫研磨起床,但孤爪太太只是抱歉地说研磨已经出发了。

就连在学校一起练习排球的时候,研磨也是躲躲闪闪的,见到他就想跑。

“喂,研磨,为什么要躲着我?”

被黑尾一拦下,研磨有些不知所措,更何况这是在体育馆中,有些话就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并没有……躲着你。”

喂喂别低头……显得真像谎言一样。研磨不断在心中叹气。

“为什么要躲着我呢?研磨同学回答一下?”

研磨被抵在墙角根本出不去,幸好这里没有人,要是被人发现这是在壁咚那可就遭了……
不知不觉中,研磨似乎感到自己脸颊的热度好像又上升了许多。

“阿黑……咱们还是像交往前一样好吗……”
如果像原来是朋友那样的话,一定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可现在已经打破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关系了,明明更进一步了,可为什么却在害怕呢?在害怕什么?研磨不断反问自己。

记得几天前,在某个校园的角落里,一个女生向黑尾告白了,他是拒绝了,不过没过多久,那女生又来找他了,甚至在无意间,他听到两个女生在聊天:“什么嘛,那个男生怎么老粘着黑尾前辈?真恶心。”

听上去简直就像是在对自己说。
没错这不就是在对自己说吗?

但其实研磨虽然本身就对这些事很敏感,也非常在意别人的话语,但更让他难受的绝不是这些,那是什么呢?

因为已经是恋人关系了,所以可能随时破裂。

如果一旦阿黑离开了,就会像是拥有着珠宝富人瞬间变得一贫如洗,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一时无法接受。与其那样子,还不如,还不如——
就像交往前那样不就好了。


因为不想离开。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了吧。

果然成为恋人更不能让人安心。



“像交往前那样……?”黑尾苦笑着,“抱歉研磨……那些举动让你困扰了吧?”

怎么会呢。

只要是你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可这些话研磨咽在嗓子眼里却说不出来。

“我很困扰。”

“我知道,那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玩一个游戏吧,很简单,名为分手游戏,规则很简单,先找对方说话的人输,主动抱对方的人输,还有就是先给对方发短信的人输。”

“输了的话会怎样?”

“研磨输的话一周都不许玩游戏机,好好练球,我要是输的话,就给你买苹果派,可以吗?并且不再管你玩游戏。”

“好。”

研磨有点想笑但却笑不出来。





■ 过了几天,夜久越发越觉得不对劲。

他在场内看着不出声。

如果说只是影响到他们自己的生活也许还不算太糟糕,可是现在这样也太过分了吧!夜久只能在心中咆哮,满脸青筋。

“夜久前辈??你的脸好可怕哇!”列夫夸张地做出惊讶的表情。

“再说连你也一起揍哦。”夜久象征性地举起拳头示威。

“哇,不敢了不敢了!”

“但话又说过来,夜久前辈你真的没事吗?”

“列夫你仔细看看,这两个人简直都快威胁到整个音驹队了啊!为什么我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黑团……”

“黑尾和研磨前辈?”
列夫向场内看去,的确,按平常来说,研磨前辈的传球会准确无误地传到黑尾前辈手中,然后黑尾前辈完美地扣球。现在别说传球了,就连普通的对话好像都没有,等到研磨前辈传输的时候,不是高了就是低了,黑尾前辈也是一个都没打到。
所以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夜久叹了口气,挠了挠头。
“看来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嗯?”
列夫又搞不清夜久前辈的话,再加之黑尾和研磨前辈的僵局,他一头雾水呆在了那里。





■ 最近的天气就像人们的心情一样,捉摸不定,时好时坏。也许下午还是晴空万里,晚上就会乌云密布,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心情一般啊。

傍晚时分,已经是九点钟了。黑尾洗完澡后擦着头发,看着窗外的细雨逐渐变大,慢慢将花草覆盖,雨滴哗啦啦的响声和天空中不时划过的闪电都让他心中的烦躁又多了几分。

真是,今天练习的时候研磨的传球我竟然一个也没接到。

不知是在嘲讽自己的球技不好,还是在担心着意中人。

那家伙最害怕闪电了吧?也许又躲在被窝里玩游戏,真是,那样眼睛一定会坏的吧。
好想……好想……抱住他——糟糕我在想什么真是。无奈地,黑尾挠了挠他的鸡冠头。要是研磨也在,一定又会笑话他了。


“滴滴滴……”一串短信铃声响起,黑尾拿过手机点开,看到名字后,本来期待的目光又暗淡了几分……什么嘛,不是他。
夜久这时候有什么急事儿么?正想直接扔到床上,但每条短信他都会看的习惯促使他看下去。

「from:夜久死对头

黑尾你这家伙知道吗?!!研磨发烧了啊!你这个做男朋友的怎么不去照顾他?小心我说你坏话让研磨甩了你。





哈?!
什么情况?
为什么研磨发烧了啊?
而且还是夜久告诉我的??

信息太多,黑尾一时反应不过来,但一想到研磨发烧时什么都做不了,难受地窝在被窝里,心就一下子软下来了。

分手游戏什么的,输就输了吧。


“诶?铁朗啊,这么晚你去哪里?外面还下着大雨。”黑尾太太担心地说着。
“不用担心啊,我去研磨家,他生病了。”说着就急急忙忙拿好伞出门。

外面风很大,就算有雨伞,硕大的雨滴依然会滴到衣服上,不过这并没有什么。

似乎好像已经很久没这样了。

还记得小时候,研磨总会迷路,每次天黑的时候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见到谁也不敢说话,直到自己终于找到他的时候,他才会一下子扑在自己身上,紧紧拽着衣服,我轻轻地揉着他的头发让他安心,那样子真是令人心疼。

回忆着,不知不觉中,黑尾走到研磨家门口。

奇怪,明明已经去过不知多少次了,可是这次心跳却格外快速,是在担心研磨厌烦自己吗?不不不,做人要有底气啊。

刚想敲门,突然手机短信的铃声又响起来了。
这次又是……谁?

嗯?!
研磨的?!
打开一看——
「from 研磨( ⸝⸝⸝⁼̴́⌄⁼̴̀⸝⸝⸝)

阿黑……听说你发烧了??没事吧?……对不起……忘了我之前说的话可以吗…… 」

啊研磨终于给我发信息啦——
啊,不对。
啥玩意??
我发烧了??
谁说的???

黑尾更加摸不清头脑,但总之先进去再说吧……

“谁啊?”黑尾敲了几下门后,一位女声应道。

“我是黑尾铁朗。”

“哦哦铁朗啊,快进来吧,外面雨可大了啊。”孤爪太太笑着开门。

“你是找研磨吧!他就在卧室呢,最近他老是提起你啊,关系真好。”

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了,研磨真的在时刻刻想着自己啊……而我却……看来是误会什么了。

“谢谢阿姨啦,那我去了。”





■ 轻轻推开卧室门,手在不断颤抖。不要紧张不要紧张……黑尾在心中默念。

只见眼前的床上只有一团像球一样的棉被和——游戏机。
气氛——分外紧张,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

“阿黑?!”
研磨慢慢从被窝中伸出了一个小头来,本来暗淡的目光好像多了几分神色,他放下游戏机,爬出被窝,走到黑尾面前。

“你不是发烧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

“诶?明明是夜久那家伙告诉我的。”

“啊?我也是……夜久前辈告诉我阿黑你发烧了……所以就发了信息……”

诶?诶等等!两人同时反应过来,是夜久啊,是夜久让两人都在游戏中成了败者。

但同时成为了游戏的胜者不是吗?

“什么嘛……夜久那家伙真是的啊!害得我大晚上跑过来,明天有他好看的。”

于是又无奈地挠了挠他被雨淋是的鸡冠头。

研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阿黑以为我发烧才会这么忙着赶过来啊,自己的瞎担心简直就是可笑,想着想着,心里暖的不得了,但是阿黑他,头发和外衣都湿了……

“阿黑你这样子会感冒的,等一下。”

研磨光着脚从洗手间拿出了自己的擦头巾,轻轻靠着黑尾的后背,将毛巾在他脑袋上乱揉了几下,看起来好像干了,就又光着脚将毛巾送了回去。

“喂,研磨你又光脚踩地,要是真发烧了怎么办?还有啊,这样子头发就擦干了吗?”黑尾假装表示不满,却依旧不敢向研磨看去。


气氛又回到刚才的尴尬状态了。又是一场僵局。


天空中不时闪出了几道闪电,雷雨声也交加起来。响声越来越大,而且光亮的闪电令研磨不禁颤抖起来。他刚想伸手用被子护住自己,就被某人送进了温暖的怀抱中。

“没关系的,不要害怕。”黑尾在研磨耳边轻轻说着,呼出的热气让研磨又颤抖了一番。
“嗯。”研磨将头埋在黑尾的怀里,蹭来蹭去,就这样呆了好久。似乎把这几天所欠下的所有温暖全部都一次还回来了。

就这样维持了好长时间,等到怀里的人不再颤抖时,黑尾才轻轻说道:

“研磨你后悔和我交往吗?”

“笨蛋阿黑……”研磨抬起头来,鼓着小嘴看向他,“怎么可能后悔……”声音越来越小,好像……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了。

“我只是……有些害怕。”

听到研磨软软的声音,心里又像是产生了怜爱之情。

“害怕什么?”黑尾将脸贴在研磨柔软的头发上,用手更加搂紧他。

“阿黑对我太好了……要是有一天阿黑不在了……我根本适应不了……”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嘛!……你就尽情享受我的喜欢就好了,别人的话语完全不用在意,有我在呢。”
“还以为研磨厌恶了我呢……”黑尾苦笑着。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没有再多的话语,没有再多的动作,只是静静地,静静地,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啊呀,都这么晚了,看来今晚要在研磨家里过夜了啊。”

“不要,这里没有多余的床了。”

“睡在一起不叫好了?”

“不要,阿黑浑身都好潮湿……”

“喂……不能这样啊研磨……”
后来黑尾还是厚脸皮地留下了,孤爪太太还热心地给他拿好了衣服,换好之后,就直接躺在了研磨的床上。


“不许玩游戏机了啊,关灯了。”黑尾关好灯后,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把挣扎着要游戏机的恋人搂在了自己怀里。

“阿黑真讨厌。”

“再玩游戏眼睛就要坏了。乖,要不然明天又起不来了,还得晨练呢。”

“不要……”



“对了游戏……”

“啊……”
一提到游戏,尴尬的局面好像又要回来了。

“所以说果然最后还是阿黑输了。”

“喂喂……明明是研磨你先发短信的。”

“明明是阿黑先主动找我的。”

“是研磨输了。”

“是阿黑输了。”

“是研磨!”

“是阿黑。”
……

“好吧,那平局好不好?研磨输了只是不玩游戏机而已,而要是我输了,那你不就该吃坏肚子了吗?”

“谁叫阿黑一开始答应玩这个游戏了,不要怪别人。”

“所以说可不可以平局啊——!”

“不可以哟,这个游戏本身就没有平局。”


黑尾轻轻抚摸着研磨的头,用手指间划过他的发梢,眼中充斥着的感情复杂而又单纯,即使有些无奈,他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深厚的感情也是根本无法隐藏的,听者早已闻出。

但总感觉——这辈子都要输在研磨手里了。为什么呢?

其实自己对研磨的喜欢早就超出了幼驯染之间的感情。

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不会有平局。

深爱着的两个人,必定会输。

“研磨,那么这次算平局,下次再玩一次好不好?”

“不要。”

他看到研磨紧紧拽着他的衣袖,把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像是在用不满的语气撒娇。

“绝对不要。哪怕是一刻我也再也不想离开阿黑了。即使这是个游戏。”


心脏骤然跳起,又忽然定住。像狂风暴雨后忽然宁静,又宛若暴风雨即将来临。

一秒。

两秒。

三秒。


我……!我怎么还活着——心脏不是已经停了吗?!

黑尾看着研磨红红的脸颊,饶有兴趣地捏了捏,又慢慢贴到他的耳根前,轻轻说道。

“研磨啊,你不知道你刚刚说的话很容易引人犯罪吗?”

“就是因为我知道才这么说的哟。”


研磨轻抚着黑尾的脸,轻轻点水吻在了他的唇上,印下了属于他自己的印记。

“阿黑果然是笨蛋呢。”

看着黑尾呆滞又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研磨还是没忍住笑了。







■ 第二天——

“你看!黑尾那家伙和研磨配合的多好啊!这可真是我的功劳啊。”夜久双手叉着腰站着,一副得意十足的样子。

休息时分,黑尾像是闹着黑烟一样走过来:“夜久你这混蛋?昨晚你发了什么?害我担心研磨担心的要死。”

“喂!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你这家伙啊!和好了就忘记恩人!”

“你以为我会感谢你吗?……还让研磨担心了居然。”

“啥?!”

像往常一样,两人又开始嘴炮起来。


“阿黑,我的水喝完了。”

“直接喝我的吧。”说着把他仅有的水给了研磨。

“好。”


“哇啊啊啊!黑尾前辈和研磨前辈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笨蛋列夫啊!这明明是我的功劳啊。”

“啊,夜久前辈你做了什么啊??”

“算了……”夜久只好叹气,也懒得去和列夫解释那么多了,不过那两个人又像从前一样,不,比原来关系又更近了一步,这样就好啦。这样就好。

于是大家就在黑尾和研磨的秀恩爱中,度过了开心的一天。



———End———

☆终于写完啦hhh开心。
之所以这个分手游戏……是因为我忽然间想到了如果黑研两人分手了会出现怎样的情形……但我又不忍心虐我喜欢的cp啊啊啊……(研磨天使快到我怀里来!!老黑:滚)hhh所以加了个游戏~因为黑研是不可分离的对吧!超喜欢幼驯染啊,喜欢他们带给我的快乐和感动w(夜久前辈功不可没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笑))

最后感谢食用!

评论(6)

热度(65)